英国疫情后要学德国,鼓励更多人当技工!首相:大学不是唯一出路

2020-10-26

一个月前(9月29日),英国首相鲍里斯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投资25亿英镑,为因疫情失业的人提供免费职业技术教育课程。


同时,英国教育大臣威廉姆森也承诺将在英国建立“德国式的技工和职业教育体系”,并将取消英国本科录取率必须保持在50%的**目标。


QQ截图20201026095954.png


这意味着,英国将不再强制要求至少50%高中生必须读大学,如果他们想读高职,就让他们读高职。 威廉姆森说:“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口号必须是职业教育、职业教育、职业教育。” 


受疫情影响,英国2020年的失业人数将增加100万,英国工商联合会(CBI)已多次敦促政府为那些被裁员的雇员提供帮助。


对此,出身于牛津大学的鲍里斯特别指出,英国的劳动力市场和教育体系的弊端已显而易见,是时候结束英国学术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之间 “毫无意义、傲慢无理”的区分了。


鲍里斯说,英国不仅缺乏实验室研究人员等关键高技术人才,同样缺少熟练的机械师、建筑工人等。


QQ截图20201026100050.png


他认为,英国的高等教育无法帮助年轻人获得社会上紧缺的技术,使某些行业出现用工难、经济生产不足的现象。


因此,他宣布加大对职业技术教育的投入,缩小学术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差别,鼓励年轻人选择职业教育,让他们不再认为只有上大学才是唯一的出路。


为了迎合首相的新计划同时,英国教育大臣还宣布将推出各种技术资格证书,这些证书会拥有政府认证的标志,并将尽快推出线上数字课程。


QQ截图20201026100131.png


英国的职业教育体系


在深入理解英国职业教育的困境之前,我们需要对这一体系有一个大致的理解。


所谓职业技术教育(Vocational Technical Education-VTE),是指为学生提供职业培训,以更好地从事如工程、护理、医学、建筑、法律等特定的职业。


在英国,职业教育已经发展成了一套成熟的体系,主要有中学(School)、继续教育学院(Further Education College)、大学(University)、私人培训机构(Private Training Provider)、雇主(Employer)这几个组成部分。


接下来我们一个一个来看。


英国大部分中学是职业教育的初级阶段。学校为14到18岁的学生开设算数、沟通、IT等入门课程,培养他们的职业素养。


继续教育学院是英国职业教育的核心。这些院校的学生向14岁~90岁的学生提供包括就业能力(Employability)、商业能力(Enterprise)、职业能力(Vocational)以及核心技能(Core)的系统性训练。


与中学不同的是,继续教育学院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要求较高,全日制课程只有16小时/周,学生可以自由安排时间,甚至从事兼职工作。


QQ截图20201026100315.png


对于那些对未来规划不明确、暂时不想参加A-level考试(英国高考)的学生来说,继续教育学院可以让他们在尝试不同职业技术课程后再做选择。


其除了继续教育学院,英国的学术型大学和私人培训机构也为学生提供专注于企业和就业能力的核心技能课程。


另值得一提的是,英国很多企业都会开设学徒制(Apprentice),培训通常与其工作职位和行业相关。


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PwC)就为高中毕业未读大学的英国年轻人提供学徒制工作机会,该职位涵盖了不同的专业领域如审计(Audit)、税务(Tax)等。


英国高中生毕业之后,可以申请相应的项目成为学徒,在规定的年限内工作并参加专业考试,通过之后便具备专业资质,不用读大学也可以在四大工作。


相比大学提供的通识教育,职业教育对重视实践的学生们来说更有帮助,同时也能满足雇主对雇员的特定需求。
从成本角度来看,职业教育的费用也远低于大学教育费用。 离校生不用向政府申请大额学生贷款,这有助于他们更快地实现经济独立,减轻个人与家庭经济负担。 从英国政府的角度看,鼓励年轻人接受职业教育还可以有效地降低失业率、维护社会稳定。 


QQ截图20201026102009.png


更重要的是,英国此前因为“去工业化”太彻底,导致这次疫情来袭时,政府才发现国内医疗物资产能不足,于是首相也痛定思痛,开始鼓励更多人参与职业教育,好为完善必要第二产业做准备。


英国职业教育路在何方?


尽管职业教育好处多多,但英国职业教育的发展似乎仍面临巨大的障碍。


《金融时报》10月12日报道称,有专家警告说,鲍里斯政府只有加大财政投入扶持职业教育,才能彻底改变年轻人对上大学的执念。


QQ截图20201026102059.png


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副校长Chris Husbands表示,过去50年的证据表明,年轻人更愿意相信三年制的大学本科教育比高职教育,能够为他们带来更好的长期发展前景。


“现在的问题是,政府是否可以充分改变改变年轻人的选择方向,而这将取决于政府投入财政激励措施的力度,例如像为本科教育那样,为职业教育提供高额的学生贷款。”


然而,英国职业教育学校——埃克塞特学院(Exeter College)的John Laramy则表示,财政支持不足并不是职业教育的最大障碍。


人们对大学教育的追捧才是阻碍职业教育发展的最大因素。


“年轻人没有意识到,不读大学仍然可以与拥有大学学位的人站在同一高度。”


对此,英国前大学部长、鲍里斯的弟弟——乔·约翰逊(Jo Johnson)也表示,政府需要对教育体系进行改革,使学生更容易在不同学校之间转移课程学分,并为学生重返职业教育扫除障碍。
写在最后


总结来说,由于疫情这个导火索因素,英国政府已经痛定思痛,发誓要发展必要的第二产业。


但要发展第二产业,没有人是肯定不行的,于是英国政府要求职业教育这块必须要跟上,而且要从上到下扭转之前以大学为荣,以高职为耻的观念,并删除至少保持50%本科录取率的要求,允许大学少招本科生。


另外在疫情期间,英国政府还允许失业的年轻人直接入读高职学校,好好培养技能,等疫情结束后,就能拥有一门赚钱养家的手艺了。 


绿地集团

邦瑞中国

戴德梁行

Regal London

Savills




友情链接